不周

所爱隔山海。

他带了两把枪,提着一壶酒和剑,直上到青山的顶端——那是与他初遇的树下。


他把殷红和碎蓝的枪放下,轻柔得像无数夜里几乎不可闻的隐忍叹息。


“你呀……”

“这一走丢,可什么时候回来呢……”


他忽的想起那时学堂里,他指着泛黄的书本,一字一句地教他念密麻枯燥的史文。


“最是一年春好处……”

“哎呀别念了,你这木头,难不成你爹还让你当文官?我可是一早就定下要做征战沙场的将军的,你可不能误了我呀。”

“不是……”他看到那人红了脸,许是因为他无掂量的胡话。那人指着书上的诗句,倒是认真固执地与他解释,“将军…也要学…”

“好好好,别说了我都替你着急,诶这句话怎么念来着?”


他晃了晃头,轻笑着倚着树干坐下来。

“倒真应了你那句……”


那人看了看书,抬头认真盯着眼前的人,还未变声的童稚声与他喃喃的自语混入一起,带着花酒的清香闯入了长眠人的梦中。


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


评论